第二天,到了六月,我回到了与以前一样的日常之中。
妹妹的家里蹲没有治好。
我的原稿也一点没有能当成书出出去的头绪――虽然和枪毙有些不一样不过从某种意义上还是“和往常一样。”
不过和以前的和泉正宗,也有了一些不同的地方。
知道了妹妹的真实身份,我的心意盛大的暴露了出去,和埃罗芒阿老师再一次约好要一起工作――也成功地大大消缓了“不开之屋”的封印。
还有隔壁,搬来了畅销作家大老师。
“嘿~还真的让她当着你的面看了啊。”
“啊啊,就和你说的一样,完全露馅了。”
“是吧~~,所以说嘛。不过――――这样啊,是这样啊。你被甩了啊。”
“……我说啊……你笑个什么劲。”
“唔嘿嘿~活该~?”
可恶!火大!这家伙!
现在,我正在克莉丝塔宫的工作室里,和伊尔芙交谈着。对这个知道事情前因后果的人,我觉得还是应该告诉她一点最终结果是什么样的。
“我这边,大概就是这个样子了――你呢?”
“你指什么?”
“诶,所以说――原稿啊。不是和我决胜负的那份,而是要动画化的那边啊。那个,截稿日不也是上个月末么?”
“啊啊……那个,啊。”
伊尔芙将身子深深陷进旋转椅子里。虽然很难得地电脑运行着码字软件,不过就我看到的来说,一个字都没码的样子。
电脑屏幕上的画面,一片雪白。
“哼哼哼――-当然,一个字我都没写哦!”
“都说了不要说得这么得意!这个绝对惨到家了啊!”
动画化企划中的原稿,可是比一般的原稿重要得多了。要是出了问题可没法轻易弥补的,这个就连我这个没有经历过多媒体化的我都能想象得到。
出版社和动画公司派出来的刺客可是会追杀你到世界的尽头的。
“绝对不是拘泥于和我分什么胜负的时候吧?为什么不先把动画化那边的先写完啊你。”
“因为争夺爱裸漫老师,在我这里的优先度是高于续写那决定动画化的作品的原稿的。”
所以说我先写了这边――伊尔芙这样平然地说道。
……那个写的真的是相当的好啊。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花了多大的心血。
不过真亏我能让这家伙认输啊。
话说回来……这家伙现在的原稿进度是零……
虽然不知道她说的那个真-截稿日是什么时候……不过这家伙真的没问题么?
“我就是听你这么说我都胃疼了。快用你那个什么完成原稿召唤’(SUMMON DARKNESS)啊”
“昨天才用过了现在CD中呢。要用完成原稿召唤’(SUMMON DARKNESS)必须还得满足几个前提条件。比如,最低一个月量的魔力填充什么的……”
没有偷偷写原稿的时间就没法用么?你就不能直说么真麻烦。
“要是能连续使用的话,那不就成了S级技能了嘛。虽然我这技能迟早会成长到那个地步,不过现在的我来说还是不行呢。”
“喂喂,山田伊尔芙大老师,虽然你看上去是相当的有余裕,不过面对这个已经过了截稿日的现状,你到底准备怎么做呢?”
“嗯~~……真是没办法呢。其实只有这招我是真的不想用的。”
伊尔芙像是很无奈地吐出一声叹气,闭上眼睛,然后庄严地说道:
“C级技能‘大劣化版时间操纵’(TIME LEAP)――将世界的‘时’扭曲到……五月的时候。真是的……这样一来今天就是五月三十二日了,总算是暂时渡过了这个截稿日难关啊。”
当然这是不可能渡过的。几分钟之后,伊尔芙被强制丢入了修罗场。目睹到大老师被追到工作室来的黑西装墨镜男集团抓住双手,扭送进了黑色面包车带走的样子的我,只能低声叹道:“动画化好可怕!”
不过这终究是几分钟之后的事。在现在这个时点的伊尔芙,还在我的面前。
她对我这样说道:
“然后呢?那之后怎么样了?”

我回想起昨天的事情。
在“不开之屋”里,和纱雾直接面对面交谈的那个时候的事。
“呐,纱雾……我,有一个梦想。”
“哥哥的――梦想?”
我大大地点了下头。
“啊啊,没错。一个很BIG的,我的梦想。”
“能让我听听么?”
“当然了。”
我站了起来,哈哈大笑着。在叙说自己梦想的时候,不笑怎么行。
“我啊,还是决定要把这个原稿出成书。当然,肯定不会就这么交上去。而是好好地重新构思,写出企划书――不从得到担当编辑的认可可不行啊。但是,我一定会让它变成书的。让好多的人喜欢上这个作品,让他们喜欢上男女主角,渐渐地培养出人气,然后我也转到能轻松自立的钱,最后顺利动画化!怎么样?很厉害吧?”
纱雾是,决不出屋门的。
出来的时候,也是在谁也不在的时候。
我做不到强行把她带出门,更做不到把她拖出门。
否则的话,她的心就会坏掉。
我和我们的监护人都非常清楚这个事实――在一年前的那个时候。
亲生老爸和母亲没有能回来,的那个时候。
到底该怎么办才好――我一直,一直地思考着,在心里斗争着。
“那就是……哥哥的,梦想?”
“不是!不是!这只是梦想的前置而已!”
我夸张地做出了否定。在大人气动画化之后――还有要做的事。
“我的梦想还在这个后面,比这个更大!我要在我们家的起居室,买一个大大的大大的液晶电视!买对比人还高的音响!然后再买一个豪华的蛋糕插上蜡烛!”
我对着妹妹,将脸靠近她的脸热情地说道:
“然后把你带出房间,两人一起看动画!我的原作,你的人设,我们的动画!”
终于明白了。
我的梦想,只能是这个。
“这样的话――一定,会非常非常开心的吧!绝对会笑得一塌糊涂的!动画啊,可是能让好几十万人,一起哭一起笑的东西啊!我们要是能身处那样的庆典之中――能身处那样的欢乐之中的话――什么悲伤的往事,都能一口气吹飞啊!”
我想让你看见我所能想象到的最大的幸福。
我想让我所能做出的最强的欢乐,把那些让妹妹哭泣的事物全都踢飞。
我要成为妹妹的天钿女命。[译者注:日本神话中的女神,日本舞蹈的起源,传说中靠跳舞把天照大神从洞里蹲状态勾引了出来。]
我,最喜欢纱雾了――
因为我,是这家伙的大哥。

“这就是,我的梦想。绝对要实现的,目标。”

“咳、咳……”
因为喊得太过大声,以至于咳了起来。泪水也出来了。我这家伙真是的,怎么就不能把话漂亮地说到最后呢――
“……是么……这次,也是啊。”
听到了我的梦想的纱雾,像是在嘟囔着什么的样子站了起来。然后她向门的方向走了几步。
……刚才,纱雾这家伙……说了“这次也”么?
纱雾背对着我停了下来,捡起了刚才扔出去的耳麦。
慢慢地戴好了它。
然后――她打开了门,走出了房门一步,转过身来。
“! ……你……你……”
这不可能。
这家伙“家里蹲”的境界,可不是别人靠什么一时心情或者毅力就能达到的。
在一年前,医生叮嘱过我这些,我自己也有深切实感。
所以,这个,真的是……
做梦一般的光景。
纱雾,和一直以来不一样地,呵呵地自信地笑着:

【你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呢,和泉先生。】这时纱雾的声音,通过了变声器而变成了埃罗芒阿老师的声音。【总是为我,带来新的梦想。】
这令人怀念的口气,总觉得在哪碰到过。
【好哦,和泉先生。就让我们来做吧。这么有趣的事情,我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去干。这不仅仅是你的梦想――是我们两人的梦想啊。】
这不是作为我的妹妹,也不是作为纱雾,而是作为我的搭档――埃罗芒阿老师所说的话。
然后“他”,再一次扔掉了耳麦,回到了“她”。
咚咚,地,和以前一样地,用脚跺了跺地板,说:
“……我肚子饿了。”
“…………哈哈”
我不禁笑了出来。
我还是第一次知道啊,当胸口塞满了情感的时候,最初会漏出来的,竟然是这个。
“好了好了,我知道了啊。稍微等下哦。”
这是向梦想踏出的,第一步。
今天发生的这件事,我一定,一生都不会忘怀。

后记

读过前作《我的妹妹不可能那么可爱》的读者们,我们又见面了。没有读过的读者们,初次见面。我是伏见司。
真的非常感谢将书名如此H的小说捧在手里,读到最后的大家。特别是在小地方的书店买书的朋友,把这书拿到柜台结账的时候,肯定会很不好意思吧。
可能还会有看到这个书的内容与H的书名完全不符合而生气的朋友也说不定呢。
实在是抱歉,以及,真的是非常感谢。
对我来说真的是久违的新作了,《埃罗芒阿老师》,大家到底觉得如何呢。如果能看的开心的话,能稍微笑上那么一次的话,我就太高兴了。
如果能让读者笑上个两回,那就是我的大胜利。
因为写了好几年的《俺妹》,突然开了个新坑,我也是多少有些不安的。不过一开始写后果然还是很有新鲜感,我写得非常的沉迷。
登场人物全都是新角色,无论设定还是什么的全都要从一开始,惨剧一般的“果然还是从开头重新写吧”的情况也发生了好多次……真是苦乐与共,这感觉实在是太令人怀念了。

在写这本书的时候,我也得到了许多前作的读者的来信。
那些全都被我当做了宝物。如果可以的话,这次也请寄信给我。
除了来信,在千叶啊美国啊有了动画最终话的上映会活动啊,在池袋阳光城举行的签名会啊,千叶站前的上空,有印着自己作品的轻轨往来什么的……
这些全都,实在是让我感动之至。我也从中得到了创作新作的力量。
让人说对自己的作品说“喜欢”,真的是非常的幸福,非常的开心,非常高兴的一件事。就算说这是“人生之最”也绝不夸张。
我会努力尽早地为大家带来第二卷的。

关于

银河喵喵
喜欢的东西希望大家都能珍惜w

评论已关闭。